永远的战士

文| 杨丽莎   2016-12-15 11:12:24

文| 杨丽莎

创作中凝思的聂百阳2014 年一个炎热的夏天,笔者与业内友人(中国影视界颇有影响的著名导演——高希希)在一起闲聊时,高导预言,中国影视界将要崛起一位大咖级的编剧人物。

初识聂百阳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出于职业敏感,笔者追问高导此说缘由,高导简单介绍了结识此人的经历后,如数家珍地谈起了此人创作的一部电视剧本《永远的战士》,言语之间不时流露出赞美和敬意,同时也为剧本的截稿时间较长而叹息。

82 岁的著名艺术家、国家一级导演李红喜也介绍过聂编剧的情况:1987 年,在中央戏剧学院一篇标题为《纵横对比看世界,文化宝库在中国》的学生论文,引起了李老的重视。

这是一篇纵论古今、中外戏剧的作业稿,作者就是聂百阳,文章主要论述了莎士比亚戏剧与我国元明戏曲的相似性和差异性, 文本从社会基础、取材方式、演出形式等三个方面来说明其中的异曲同工之妙,从思想深度、人物身份两个方面来说明两者的差异, 并探讨造成差异性的主要原因, 从而揭示出中西方因时代背景、文化差异、价值取向等方面的不同,使得各自剧作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并流传于世的缘由。李老对该文惊诧不已,连说:“大有可为,大有可为!”

笔者上网搜寻了这位界内神秘人物——聂百阳,可是搜遍相关引擎,不但没有此人的评论报道,甚至连全国同名同姓的信息都几乎为零,笔者不禁对此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大失所望,并最终放弃了采访计划。

2016年春,记者在海军某部意外地见到了这位神秘编剧,恰巧他们在谈一个电影项目。记者就做了一次旁听。

聂百阳,1.70 米的个头,略显清瘦的脸上,双目灼灼有神。饱满的额头上两三条横纹,刻划出岁月的痕迹。在谈论中,聂编剧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他对此电影的剧本创意、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及对其市场的有关研判和分析等,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格外瞩目。此次,聂编剧一行的电影项目的会谈取得了圆满成功。

笔者趁机提出了专访意愿,聂编剧欣然而至。

聂编剧随身所带的剧本吸引了笔者的目光。聂编剧很随和地对记者说:“喜欢就翻翻。”

笔者趁他们谈事的空档翻阅了剧本,读了两页纸后,就立刻被里面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剧情深深吸引、打动着。

战士的激情岁月

笔者:“聂编剧,我看您对人物个性的鲜活描写,对飞机、坦克、汽车构造的特写都入木三分。你的人生经历一定很丰富啊。”

聂百阳:“是的,1976 年,初中没毕业的我被作为我国第一支海军陆战队的候选兵应征入伍,后来因诸多因素,陆战队并没有成立,原本按军官待遇培训的集训大队的新兵们,失去了原定的工资待遇被分配到各地,一下子又都被变成了大头兵。

但那个时代的青年对名利、地位没人计较。每月6块钱,8分钱买包烟,一支牙刷用半年,吃冻豆腐是改善,要吃饺子等过年。艰苦的部队生活似乎都没人去抱怨,因为当兵总比下乡强。”

聂编剧的思绪回到了上世纪70年代,斗转星移,桑海沧田。峥嵘岁月,赐予聂编剧创作的丰富源泉。

自信人生八百年,而今迈步从头越。祖国没有遗忘和抛弃这些娃娃兵。军方给这些被重新安置的新兵提供了一种可选择兵种的厚爱,聂百阳挑选了当时令人眼热的汽车兵。艰苦的训练,磨练了他的意志,也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聂百阳做副司机期间,在冰天雪地里,零下几十度的恶劣环境下,也演绎着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的老解放军车没有电子启动装置,全凭人工启动,别人摇动引擎最快需要三圈半,而这名身体单薄的小兵经过勤学苦练,终于掌握了一圈半点火的超高专业技术。

笔者:“听说您曾经参加过对越反击战?”

聂百阳:“当兵不到三年,18 岁我当上了班长,在第一次对越反击作战时,奉命调往广州军区参战,我作为战勤运输兵种的司机,去了四天就因负重伤,返回了国内就医。”

笔者:“对您的人生产生了深刻影响的受伤情形,让您终身难忘啊。”聂百阳:“当年,我作为后勤部队汽车营的头车,驾驶着107 号军车向凉山4 号地区行驶,为前方运送豆油和白面,因怕被越军观察哨所发现而引来炮火袭击,一路十分的小心,甚至在山崖上的夜间都不敢开大灯,全凭前后车用白面带撕成的布条前后车链接,借助月光引路。我清楚地记得,我一脚站在门外的脚踏板上,一脚轻踩油门,单手把握方向盘,甚至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稍有疏忽就是滚落万丈深渊,这全是平日练就的枕木上行驶、铁轨上练兵的过硬本领,当夜,我亲耳听到了山谷中传来了一声巨响,次日方知88 号车不幸滚落山崖。

后来,我们从四号公路拉着几名伤员回返,到了齐琼河的边上,军车不幸碾上了反坦克地雷,一声巨响后,我被高高地抛出车外,摔进乱泥中的稻田间,南国春早,二月的细雨将我淋醒,一车的装卸兵加伤兵总共七人,却只剩下四个活了下来。

因当时的奇琼河水已暴涨了四天,伤员没有渡船就回不了后方医院,我脚部的伤口也因感染恶化,曾一度高烧到了40 度,军医立即决定做截肢手术,醒来后的我以死抗拒,正当相持不下之际,幸好空八师的直升机及时地空运了伤员。”

战士的编剧情怀

记者翻看了聂百阳的各种荣誉证书和奖章,并通过对话了解到,他回国疗伤后,先被保送到军校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 60 军成为一名下级军官,由于对文学的酷爱,先后做了团政治处宣传干事、军二级创作员,写下了大量的军队新闻稿和反映军旅题材的作品。

大裁军时,他复员到新疆石油战线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又被调回到了辽宁地方政府工作,先后在公安局、税务局工作,再之后又调到话剧团从事编剧工作期间,1987 年他自费到中央戏剧学院进修一年,毕业后到沈阳电视台从事编导工作。

8 年中,他共有40 0 余万字作品问世,为了能深入生活、写好作品,他主动放弃了本溪文联主席职位的邀请,主创了话剧《康熙出政》《水上交通员》《山常凤》等,多次进京甚至到中南海演出,同时也为老辽宁电视台2套生产制作了几十部地方台文艺作品,期间还创作了反映抗联生活和在新疆生活的报告文学《日落日出》《与狼同行》等,在当年,这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优秀作品。多年间,聂百阳多次获得了省、市新闻界和全军颁发的优秀作品一二等奖。

天道酬勤。经过不懈的努力,聂百阳被评为国家二级编剧、省级优秀新闻工作者。

正当他创作进入高峰阶段时,为了更好地熟悉农村生活和创作农村题材,他又选择了下派去农村扶贫。五年中,他写出来一部著名的农村题材电视剧在央视播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可惜由于当时他急需用钱,连同署名权也一起转让出售了,无形中成就了一位著名编剧,这不能不算是一件憾事。

要真正了解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怪才,就也得说说他2011年底进京以来的事儿。

2010年,聂百阳携带一部大型电视连续剧剧本《虎啸关东》进京出售,一下被中影集团下属的一家影视公司看中并签约。不料在次年秋剧组开机时,因投资方违法进了局子,投资被迫中断,剧组也无奈解散。因版权转让期间不得重新运作此剧,聂百阳先生无奈做起了该公司的剧本编审,这一做就是四年。2013年秋,聂百阳决定重新创作一部新的大型电视连续剧《永远的战士》——此剧有可能是我国影视史上,迄今为止最长的一部原创影视剧本。该剧不仅时间跨度大,而且创作过程也十分漫长,这是根据聂编剧早年当记者时采访了120位抗联战士后,在《解放军报》发表的《日落·日出》纪实文学而创作的影视作品。这部作品不仅场景弘大、气势恢宏,在剧本创作风格上更是独树一帜,再次引起了我国影视界的广泛关注。

中影集团属下北京新华国影(原北京电影制片厂)听说这个项目后,还没有看到剧本梗概和大纲,就抢先在剧本没有完稿情况下决定与聂百阳签约联合打造这部影视精品,并给付了聂百阳一线编剧的最高酬金。

记者怀着探秘般的心情如约见到了新华国影艺术顾问连勇先生并追问他这部作品究竟好在何处,连先生思索片刻后说:“要说对这部作品的理解和感受,我只能用一句话和八个字来回答你,那就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高希希导演则对此作品给聂编剧来信评价说:“这是影视业内一部不可多得的良心之作。”

由于商业原因,记者只得也对这部作品的核心内容先期保密。采访这位豪饮善谈的资深编剧并整理了他在编剧创作座谈会上的一席讲话,其中的几句话或许可以作为本篇访谈的结束:

“我们应以开放的姿态去拥抱历史,以敬畏之心去正视历史、去崇敬英雄,去追逐我们民族英烈的灵魂,去把握历史文化精髓的脉搏。

只有这样,艺术家们才能真正担负起中华文化的传承使命,才会使我们的文艺创作走进灿烂辉煌的明天!才能使我国的文化事业焕发出勃勃生机和活力!”

(责任编辑:朱家雄)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永远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