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 80 后的声音记忆

文| 程 思   2016-12-15 11:12:25

文| 程 思

对于喜爱和关注配音的人们来说,在记忆中都会有自己熟悉的配音演员和声音,我们似乎已习惯于经过他们二次创作的影视作品,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似乎只有通过他们的演绎,才能更加表现出作品所富有的魅力。就好比许多喜爱上海电影译制厂的译制电影的观众来说,在他们心目中,上译就是一个无法替代的印记,因为上译的配音曾与他们的青春年华岁月相伴,滋润着那个年代里他们的精神世界,所以在他们心目中,那就是一个时代的符号;而对于我们这批80、90 后出生的人群来说,同样也有着属于我们所难忘的声音回忆;他们也许不像上译配音那样为人所广泛关注,可是却在无形中陪伴了我们整整一个完整的童年。

为何说完整?是因为打记事起,他们的声音就出现在属于我们这代人的荧屏上,虽然当时年幼的我们并不能清楚地了解他们的工作,可是他们的好声音却早已和他们作品里的那些人物融为一体,成为我们这代人成长的记忆。而他们,便是来自东北沈阳的这支配音队伍,一支被称为辽艺(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配音团体。而今天谈到的这位配音演员,便是在当年由辽宁电视台聘请到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录音棚里,以一名军人的身份活跃在辽艺配音队伍当中的配音演员——刘艺。

配音的起步,初入行的“坎坷”

说起刘艺踏入配音这个行当的处女之作,源于上世纪80 年代末期的那部墨西哥电视连续剧《坎坷》,剧中的女主角玛利娅娜是她接触配音的第一个人物,在2014 年一次与刘艺老师的访谈活动中,我们了解到:最初,该片的引进方已经选定了一位为剧中女主角玛利亚娜配音的演员,但因为配音效果并没有达到译制片方的预期,于是决定再次为女主角玛丽娅娜寻找更为合适的配音人选,机缘巧合下片方人员在一部来自辽宁电台的广播剧中第一次听到了刘艺的声音,而正是因为刘艺在这部广播剧中的表现让片方感到,这正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声音,于是便辗转联系到了刘艺本人,在经过了试音等各个方面的观察,刘艺便被选入了这部电视剧的配音队伍当中,由此成为了一名配音演员。

虽然有先前广播剧的演播经验,但是配音相较于广播剧又有着很大的不同。首先广播剧是允许演员用自己的声音去塑造角色的,有较多自主创作空间,而配音则不同,你必须在原片基调规定的氛围下去进行创作,同时还得兼顾到原声人物的语境和状态。其次配音是一种声画结合的艺术形式,不同于广播剧只在声音方面进行表现,允许演播者在录音时根据自己的感觉和对全片脉络的把握去及时进行调整,配音时还得根据片子的结构去对上口型,这使得配音演员无论是情感的把握还是语速都得受到原片的限制,同时还需要配音演员对片子类型风格具备一定的了解。而在当时的环境下,国内看到的译制片几乎都是由长春电影译制厂和上海电影译制厂这两家译制单位来完成的,因此对于译制配音,对于当时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译制配音的刘艺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领域。用刘艺老师的话来说,配音就是一个新鲜的玩意儿,没有经验,只能在摸索中慢慢前行。“其实我当时最大的困惑,一个是声音,因为我是话剧演员,在舞台剧的演出过程中,语言是比较大线条,比较放大的,然后在话筒面前呢,你就得收,这得有一个过程,当时来说对我是有点困难的”。

除了得改变自己原先演绎舞台剧的工作模式,在对于配音角色的音色定位上,也让当时初入配音行当的刘艺感到为难:“因为我们那时听到的基本上是上译、长春电影译制厂配的这些东西,所以当时就会存在一个误区,认为配这种很漂亮的外国片子中的女主角,就是需要声音特别好听才行,所以当时的一个想法就是很追求声音的华丽和动听,其实后来慢慢觉得,这不算完全错,但是要根据人物的需要去使用你的声音,而不是单纯的不管什么人物都追求好听华丽,这是后来才明白的,当时导演这么跟我说的时候,我还觉得挺委屈。本来嘛,声音就应该好听嘛,那个时候挺追求那种的。”刘艺老师笑着回忆道。

就像这部片子的名字一样,配音的经历也同样充满了坎坷。当时录音棚设在哈尔滨,刘艺也因此被借调到那里进行配音工作,当时的录音条件并不像现在的录音条件可以进行分轨等等的操作,加之是一个临时组建的配音班底,哈尔滨话剧院和电台的一批人也并没有特别充足的配音时间,期间刘艺还得兼顾到自己所在文工团的一些演出任务,因此一部 60 多集的剧集花了整整半年才得以完成,她回忆道:“我记得我这边还没录完呢,电视台就已经开播了,我就看见我录的前面的部分我就哭了,我跟导演说我不录了,导演问为什么,我说太难听了,这什么东西啊,不行,我要回去了。”而后,因为配音团队伙伴们的肯定和鼓励,刘艺老师最终还是出色地完成了她配音生涯的第一部片子。

虽然这部《坎坷》的创作经历很坎坷,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播出之后,这部剧集引起了当时的电视观众的强烈反响,也从此拉开了刘艺的配音之路。

为动漫发声,响少年之音

不得不说,在辽艺的配音演员中,刘艺为男孩配音的功力,可谓独树一帜、不容小觑,从动画片《海底小精灵》开始,刘艺就开始涉足动漫配音的范畴,而许多人真正熟悉她的声音,则是她录制过的众多形形色色的男孩角色。在配音中,小男孩的角色通常都是由女性通过声音“化妆”来进行演绎,但却不是每一个女性配音演员都能演绎好男孩的角色。虽然对于很多观众来说,《魔神英雄传》里的瓦塔诺这个男孩角色使他们开始注意到刘艺这个幕后配音的存在,甚至于说,瓦塔诺这个角色成为了刘艺配音生涯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个人物,但其实刘艺最早接触到男孩角色的配音,却是在1992年引进国内译制的《华斯比历险记》。或许是出于动画人物的性格设定,这个在今天看来有些表情单一的小熊华斯比在当时并没有给予刘艺太多的发挥空间,但在之后的《魔神英雄传》中,刘艺的配音生涯迎来了一个新的高点。剧中的瓦塔诺是一个有着同龄孩子一样个性的少年,但他既有别的男孩身上的那股淘气顽皮的一面,又有着不同于同龄儿童的果敢和坚忍,这给无数观众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一转眼,这部片子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当刘艺老师再谈到这部动画的配音经历的时候,却仍然历历在目、心有余悸,“我们录的时候和你们听的,是完全两回事,我那个时候录音是很辛苦的;它没有你们看的那么流畅,从头到尾是看一个故事,是看很多情节,我们录的时候真的是一个字一个字、一句一句的,我形容我们配音演员,就是蚂蚁啃骨头,那么厚的一摞剧本,然后每天录个两三集,那个时候的条件也没有现在那么好,录音是很艰苦的,听不到同期声,就是你看完以后,你进去后闭掉声音,你完全凭你的记忆和感觉去对那台词,是非常非常艰难的,而且不像现在录音它是分轨的,比如说录群杂戏,就是大家一块的戏的时候,经常大家都搅在一起说,如果有一个人没有对上口型,大家就得全都重来,所以录一个动画是非常艰苦的,所以在我的记忆里,录《魔神英雄传》的时候也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常常是录到连一个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非常非常累,在里面自始至终一个劲儿地在喊登龙剑……在录到第三集的时候,韩力和刘喜瑞就悄悄地进来走到旁边跟我说,别着急哦,录了两个(集)了, 还有90 多个呢,我当时听了就在那哭了,默默的流眼泪,觉得累死了,所以那个片子给我的印象就是累,因为就是每天都在喊,喊到最后我就觉得胸腔那个地方,已经就是震得有些疼了,回家以后根本就不想讲话,而且录得时候也没有想到后面会有那么大的反响,给你们的童年留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可以看出,当年配音的辛苦是刘艺老师对于这部动漫配音作品最深刻的记忆,但欣慰的是,辛劳的创作历程最终换来的是如今我们心目中的配音经典,而在剧中当瓦塔诺的师傅施巴拉古因为被邪灵附体最终央求瓦塔诺一剑结束他的生命的那一刻,刘艺的演绎更可谓可圈可点,纠结于对师傅的感情和对邪恶势力的仇恨之间的瓦塔诺,在拔出剑的那一刹,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在之后对师傅死去的哭泣与悲伤,刘艺都以十足的情感作出了出色的诠释,可以想见正是因为配音时全身心地投入角色,才能让这部动画的国配版至今在国内粉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对此,刘艺说:“我觉得有好的动画片好的故事片,你在录它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投入感情,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所追求的,其实我觉得配音就是你要配到它的骨头里,否则你只是把声音给了,你把口型对上了,这是最初级的配音演员的要求,我觉得想要做得更好,一定要跟它的原片非常非常近似,就是你一定要用你的感情去诠释人物,我看到很多人写的留言,感到很温暖,因为我录完之后,我没怎么完整地看过。当时去看我还会觉得很累,但是现在反过来听,真是很美好的感觉,如果说现在再让我重新录,那种特别真挚的东西,恐怕已没有当年那么纯粹,可能从经验或技巧上,能比那个时候更好,但我总觉得经验和技巧,这是人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和累积,都可以做到的,可是你的真情投入,你的质朴和纯真,这个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我说为什么大家很怀念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就是很真挚的。”

穿行于角色,超脱于角色

在《魔神英雄传》之后,刘艺又为多部热门日本动画和国产动画担任配音,如今说起这些人物也可谓个个经典,《忍者乱太郎》里的乱太郎、《光能使者》中的遥大地、《铁胆火车侠》里的新桥哲雪、《百变小樱魔术卡》中的月城雪兔、《新版蓝皮鼠大脸猫》中的蓝皮鼠、《小神仙和小仙女》的奇奇,这些人物都可以说是从那个时候起到现在仍然让我们耳熟能详的经典角色声音,而说起刘艺老师自己印象最为深刻的动画作品,则当属 9 0 年代末期引进国内的那部由鸟山明同名漫画改编的动画作品《阿拉蕾》,辽艺译作《怪博士和机器娃娃》,尽管也是一部担任主角配音的动画,但不同的是全片轻松幽默的风格让辽艺参与这部片子配音的演员们感到特别的放松和愉快。“我录那个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有一种愉悦感,虽然也很累。就是那个小雨,因为它那个动画片本身就有意思,所以我一边录一边就陶醉在里面了,就像自己也是那个小阿拉蕾一样,配那个的时候确实很兴奋。”相信很多观众在看到这部片子的时候,一定都无法将眼前这个天真单纯的机器人小女孩和那个自信果敢干练的瓦塔诺联系起来吧,穿行于角色,超脱于角色,我想这也就是配音演员给予我们的魅力所在。

多年来,尽管配过了许许多多的热门动画和译制片,但刘艺仍然像很多配音老师一样低调的甘居幕后,很多喜爱她声音的观众甚至多年来对其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或许对于配音演员来说,让观众记住自己配音的人物,可能更是一种成功。如今,在辽宁凤凰影视的录音棚中,你常常会看见一位留着干练短发、戴着眼镜的女士站在录音控制台前,那便是带给我们许多美好声音记忆的刘艺老师,现在的她更多的工作是培养和指导年轻的配音演员,为很多引进的国外电视剧的配音工作进行把控。当然,更多的时候,她都是以声音的形式出现在译制剧中,比如前段时间热播的印度剧《新娘》等等,而早在 2008 年的时候,央视又一次引进了《聪明的一休》的精华版本,刘艺作为本片的配音导演和主角一休的配音也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成为继李韫慧、王小燕之后又一位一休的代言人,也让我们又一次听到了那熟悉的只专属于刘艺的少年之音。或许有一天,当那句嘹亮的“神龙斗士”的口号再次在荧屏上响起,所有我们当年看着辽艺配音成长起来的同学们都会为之感动流泪,因为这是来自我们童年的声音,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关注这些为我们童年奉献青春年华的配音老师们。

刘艺,1961 年12 月出生于吉林,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沈阳前进文工团(前身抗敌话剧团)著名配音演员、话剧演员、配音导演。曾演出《彭大将军》《太后下驾》《回师北上》《飘落的雪花》《炮震》等十余部话剧,主演小品《夸爸爸》《毛泽东和两个小八路》,曾获全国喜剧小品大赛一等奖和全军文艺汇演二等奖。

(责任编辑:马福平)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寻访 80 后的声音记忆